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荒原男人曾经来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锦州信息港

导读

【一】断无生机  古往今来,有太多的诗歌和文章,关乎女人,因为她们的美丽、善良和包容,甚至任性和骄傲都会成为男人眼中的风景,而尊重、爱护和懂

【一】断无生机  古往今来,有太多的诗歌和文章,关乎女人,因为她们的美丽、善良和包容,甚至任性和骄傲都会成为男人眼中的风景,而尊重、爱护和懂得欣赏,也是男人的一种涵养。那么,男人呢?他们需要不断探索世界和突破自己,守护着家园,撑起一片天空,甚至有时默默成为这个星球赖以存续的土壤,以便在春暖时,让花儿可以绽放。  这是赵子俊的内心想法。其实男人又何尝不值得这世界欣赏和珍惜呢?但他的爱情观就这样在理论上基本成型,虽然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也没有任何实践的机会。工作之余,他很喜欢阅读一些诗歌来陶醉自己,近喜欢上的诗句是: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美的年华,遇到你……  遗憾的是,他美的七年几乎是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度过的,如此感性的男人却从事着异常理性的工作——高能物理。作为这个专业的高材生,赵子俊硕士毕业即被有关部门看中,不仅可以免除他的助学贷款,还会给一大笔安家费,未及考虑读博或出国留学,他便在导师的劝说下加入了某部门。然而,他在大都市只度过了半年,就被派遣到了这里从事相关的项目实验。那些不眠不休的思索都成为印记,雕刻在他33岁清瘦的脸上。  这里是哪里呢?赵子俊不知道,根据有关条例,他也不会去问或是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他要考虑的是如何完成重大使命,与前辈和同事们突破技术上的难关。他见不到天空,住处离工作的实验室很近,大约要步行十分钟,但中间却要经过三道门禁,分别使用智能卡、指纹和瞳孔进行鉴权认证,而密布于各个角落的监视和感应装置,确保实验室连只苍蝇都不能非法进入,这显然是一个负担绝密项目的实验室。  这个实验室大约位于地下60米的深度,隐匿于北部某山区,山体被茂密的植被和高大乔木所覆盖,人迹罕至且大半年的时间里都有积雪。赵子俊和十几位同事就在这个地下几千平米的区域内工作和生活,如果他知道整体的建筑状态,他一定会惊讶于人类的潜能,居然能打造出这样一方天地。每隔一段时间,都有军方人员来运送物资或是接他们去休假,他们可以在安全人员的陪伴下去国内任何地方休假。但是,赵子俊每次回到城市的件事就是给家里汇钱,他的老家经济很不发达,爸爸给人家做木匠活的收入也很微薄,他希望能让父母的日子好过一些,让在家务农的弟弟也能改善一下。对于自己,他没有太多的规划,虽然不觉得自己为家为国的付出有多么伟大,但至少,自己的人生不辱使命吧。  这一天,赵子俊通过三道门禁进入了试验区域,今天要进行一次关键的试验,测试大型物体的传送。近些年来,由于量子理论的突破,人类发现了粒子的“纠缠态”,处于纠缠态的粒子,无论相距多远,都可同步其状态,因此,不需要任何载体,物质可以在一个地方消失而在另一个地方神秘出现。当然,从理论上说,并没有真正地将原物体传送,而是将其消失并传送粒子的状态,依此在另一空间进行重建。在发现了粒子的特性并实现粒子单元的传送后,赵子俊他们面临的有两大技术难关:一是传送大型物体,所要传导的粒子信息无疑是巨大的;二是传送有机生命体,其意义相当于在另一空间复制生命乃至大脑记忆。  赵子俊在高能传送器附近检查着设备的状况,再过两分钟就要开始试验了,他围着设备细细观察,这些个头巨大的管道似乎早就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他已接受这里是他生命无法回避且有意义的重要部分。但想到同学李修文前天说的话,他忽然打了个冷战。李修文是子俊的大学同学,他负责实验室的物资管理,前天跑到子俊的住处闲聊,突然很小声告诉他一个秘密:这个实验室周围密布着炸药,总爆炸当量大约有7000吨。三级告警(可自主修复的事故)只会触发报警灯和铃;二级告警(不可自主修复的事故)触发部分炸药会封锁所有出口,这里将与世隔绝,直到上级派人来介入;而一级告警(不可逆转的事故)触发全部爆炸装置的炸药,这里将成为碎片。  赵子俊有些走神了,感觉后背有些发凉,检查完设备缓步走进他要独自坚守的现场观察室,此时指挥室里响起了总指挥的倒计时口令“10、9、8…”。突然“叭”的一声,子俊的工牌掉在地上,他俯身去捡,却忽然感觉哪里不对劲。他细细扫描一下大脑刚才的记忆,似乎在冷凝管道的下侧有一道亮线,该不会是划伤破损吧?坏了!如果是破损,在液氮将管道温度降至零下270度的过程中就会爆裂,引发试验装置爆炸,然后是高能射线泄露,触发一级告警,那么一切都会被粉碎。想到这,他刚想大喊出声,却听到总指挥喊道“1、0…开始”,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李修文在外部的接应下离开了实验室,回头看了一眼出口处的铅制大门,它隐匿于隧道深处,而隧道的狭小出口在丛林中毫不起眼。李修文面对的将是肉体的毁灭或者精神的折磨,但他依然在无限内疚中期待能逃出生天,毕竟他帮助他国阻止了自己国家拥有更加强大的能力。只是,他亲手葬送了同学赵子俊那所谓天真幼稚的生命,脑海中浮现出两人曾经的争吵。  “我们生长在这里,能有一个舞台发挥自己,那就应该报效这片土地!”  “不要和我说这些空洞的大话,你知道国家在怎么对我们对百姓?”  “我只能问自己为她做了什么,尽管我期待她有更贴近人性的价值观。”  “价值观都不完全认同,你不觉得矛盾吗?沉默无声还是趋炎附势?这就是你的高尚?”  “我不够资格高尚。人,可以不高尚,但终究不能无耻。”  “每个人的底线不同,这是不同的人生追求。”  “对,每个人都会做自己,无悔的自己。”  ……  来自六角大楼的消息。  参院军事委员多数票通过了一项法案,同意取消研制和发展低当量核武器的禁令,核弹头有望进入常规战争。  另据内部会议,面对某邪恶国家的不断挑衅行为及其政策的严重不确定性,参谋长联席会议的部分代表建议用强硬手段解除其核武装备,无论代价。反正代价又不在本土,要维护半岛的所谓和平环境。  终,军方决定实施代号为“缴械”的军事行动,绕过了联合国,但同时照会周边国家勿要插手干涉。  在某航母战斗群上,五枚巡航导弹依次腾空而起,其中三枚已经锁定坐标,一枚直奔某核电站的轻水反应堆,另外两枚则锁定了岛上的两处导弹发射井,同时,战斗机和轰炸机的混合编队已经准备就绪,等待起飞指令。  第四第五枚导弹的坐标是军方机密,与前三枚不同的是,这两枚导弹携带了低当量核弹头,以前后相距5分钟左右的近距离平行弹道向西北方向偏离,超低空进入某山区地貌。  第四枚巡航导弹遭到二次拦截而被击落,第五枚在拦截导弹重新装弹的准备期突破防线,直接向北,钻入某区域地下后爆炸。  军方专线的指令:“我们要通知他们,这是一次发射人员的操作失误,是误炸。”  某军区办公室。  师长刚听完参谋长的信息汇总,气得把茶杯摔在地上,瓷片碎了一地。  “放他娘的狗屁!导弹偏离边境线多少公里了?还说是误炸?开什么国际玩笑!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是啊!来袭的导弹有两枚,枚被兄弟部队二次拦截所击落,但第二枚突破了防线。这两枚导弹进行超低空飞行,显然是想侥幸躲过超视距地波雷达的监测。”  “这是有目的的!我们也该下决心了,老话说得好: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就他们那个航母战斗群,不能让它全身而退,用核潜艇封锁东部岛链,用小型战舰蜂群战术围攻,它跑就用核潜艇围攻,它敢深入近海,一进入陆基导弹的射程,就用饱和攻击让它葬身大海。大家要是撕破脸,就干脆致盲或干掉他们的卫星,只是大国之间不想轻易搞大。但是,不给点教训,他们就会不断试探我们的底线。”  “师长,那需要多兵种协同,咱们只是陆军,还得等首长的指示啊!另外,人家表面上也说了,目标是半岛,不是咱们。”  “屁话!谁会和一个手里没有筹码的人打架?不过是敲山震虎。”  “唉!幸好导弹炸在一片无人区,我们前方的官兵报告说,还没发现人员伤亡。”  “那还好!这次事件,如果我们忍了或者应对不当,将无法堂堂正正地站着,再复杂的国际秩序也终是建立在丛林法则之上。”  在紧要关头,每个男人都有自己的见解和选择,但这一切已经与赵子俊无关。他再没有可以选择的空间,高能射线、烈性炸药、导弹来袭,他将和一些秘密永沉地下。这个星球上,有关于他的信息将会悄无声息地蒸发,因为他已断无生机……  【二】全新世界  对于生命的阐述,历来有很多浪漫的说法,比如:人活一世草木一春,因果轮回真我不灭。作为研究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者,一般很难接受与唯心主义沾边的思想,但当自己的研究到达极限而倍感困惑的时候,一些大科学家又会从宗教思想里寻找出路,毕竟,宗教的历史要比科学久远,且对科学有着诸多影响。也许,存疑本身就是比否定更加辩证唯物的心态。对于不够彻底的伪唯物主义者,如果自我反省不够,就会把这辈子当成一锤子买卖而孤注一掷。但是,在普通人的善良而朴素思想中,都还是希望能在另一个空间里存在一个自己而延续,哪怕是自己的灵魂要接受拷问,至少,那让人在今世里有所忌惮而约束自己,在面对终点时又能有所希望而力求坦然。  赵子俊保持着俯身的姿态,手里还拿着他的工牌,周围静悄悄的。他站起身来,发现已经置身于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是透明的罩子,自己正站在一个直径大约30米左右的巨大管道中,透过圆形罩子可以看到外面的建筑式样很陌生,但每栋楼都是一个样子,每一层都向里面缩进几米,而且除了底部之外的五个面都是用的透明材料,凭直觉,这和太阳能有关系。可是,这是哪里?刚才不是爆炸了吗?我还活着?不可能!一瞬的记忆明明是一级告警,而且感受到了天崩地陷的震感和痛入骨髓的撕裂,我必然不在原来的世界。这是来世吗?不会的!因为我还有记忆,按照轮回的说法我应该失去在世间的所有记忆,而且不会还是这样的身体和装扮。这是梦境吗?子俊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腿,很疼!不是今生、不是来世、不是梦境,他一时间因为穷尽了所有可能性而感到困惑。  突然,他听到了刺耳的声音,简单而重复的高亢节奏,他猜测应该是告警。瞬间,子俊发现自己已经被五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包围,这些人比自己要矮大约一头多,目测高度可能是1.50米左右,这几个人从哪冒出来的?这么整齐的衣服,他们一定是为某些集体或公众工作的。哦?警察?赵子俊是一个爱看杂书的人,思绪时常东奔西走,所以,虽是理科生也总有着比较好的直觉。  只见其中一人走上前来,子俊这才注意到,他带着圆形的黑色帽子,黑衣黑裤,身材虽然矮小,但从仅露出的面部来看,皮肤细腻得像婴儿。他有种奇怪的感觉,面前的这个人长相很特别,似乎有明星的气质,又像是他喜欢的那种古典美人脸,身材略有凸凹,该不会是个女人吧?正当赵子俊胡乱猜测的时候,这个人毫无表情地问了一些话,奇怪的是,子俊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那人依旧在重复着同样节奏的话。赵子俊也喊了两声“对不起,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也许是因为第二回喊得有些不耐烦,那人伸出右手来抓自己的左肩膀,不知赵子俊是怎么想的,也许是上学时学过武术的直觉所致,他认为对方具有攻击性。左手顺势压住对方右手,向后收肩,转身变弓步,右肘猛击对方,只听那人叫了一声就摔了出去,在接触的一瞬间感受到了对方身体的柔软,她是个女人,子俊再傻也能感觉得到。  其他四个人也冲了上来,子俊也不客气了,哪能束手就擒?出拳、扫堂腿、肘击,这些人实在不禁打,连个学点皮毛的书生都对付不了,这里的警察真差劲!子俊也隐约感到,这几个人全部是女人。趁着她们倒地的间隙,子俊拔腿就跑,他观察了一下周围,顺着管道,前后都是没有尽头的路,只是侧面有几个黑色的小门,他直接冲向一扇门,到了近前才发现没有把手,用脚踹也踹不开。背后传来了脚步声和喊声,刚想回身,却忽然失去了知觉。  再度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床上,身上贴满了仪器的探头,周围站着三个人,服装分别是白色的、黄色的和黑色的,刚才与自己过招的女人也在,凭直觉,这三个人应该是不同职业。黑衣女人忽然说了几句话,还用手指了指自己,子俊马上回应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而且是你先动的手。”周围忽然传来仪器的播报声音,先是一大段,然后是一句一句地说,子俊终于听懂了其中的一句“语言种类:古汉语”。白衣人马上从身后的小箱子里拿出一个圆筒,放进了什么东西,然后向子俊的耳部和喉部分别注射,两下刺痛,估计是空气压力注射吧。 共 22268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如何才能有效治疗阳痿
昆明哪家治癫痫医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效果好
标签

上一页:美丽的梦4

下一页:奈何短诗集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