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张继与枫桥夜泊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锦州信息港

导读

公元756年七月的一个夜晚,大唐753年的进士张继同学,为躲避“安史之乱”,带着老婆孩子昼夜兼程,从国都长安投靠赋闲在江南家中的学长刘长卿。

公元756年七月的一个夜晚,大唐753年的进士张继同学,为躲避“安史之乱”,带着老婆孩子昼夜兼程,从国都长安投靠赋闲在江南家中的学长刘长卿。    张继同学从小家境贫寒抑或家途中落,反正老张家这一“枝儿”并不稀罕他,翻遍了张家家谱也没寻觅到他老人家一丝半点丰功伟绩,甚至连有文字记录的历史里也找不到他老人家的准确的生卒年月,真是够惨。  在校学习期间,他无依无靠,没有后台也没有背景,那时候政府不给奖学金,他的学费和生活费都要靠平时打工或假期做家教获取。对别人来讲,打工是痛苦和丢人的,可对从小受罪的张继来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通过打工自食其力、多接触社会,为将来找工作奠定个好的基础。  没钱的张继很少外出应酬,不打工的时候,他一门心思地刻苦攻读,希冀有一天能做好学问,出人头地。多多,和前辈学友刘长卿一起沽一壶小酒,弄点锅巴、花生米、小咸菜,盘腿坐在火炕上,侃侃国家大事、聊聊人生理想、说说人文地理、谈谈诗词歌赋,不亦乐乎。遇到刘长卿家里寄钱的时候,两人通常一起去买些羊肉、馒头、白干回来,大口喝酒,大块吃肉,高谈阔论,面红耳赤,先弄个满头大汗;然后,登楼怀古,把酒临风,指点江山,心旷神怡。这时,刘长卿会击掌伴奏,张继就开心地哼唱:浪里格朗,当里个当,喜呀嘛喜洋洋。  张继十分怀念这个时候,钱,刘长卿掏腰包,他只是“白吃饱”;让张继满意的是:那时候煤是不要钱的,有的是,随便找个地方挖几锹就够烧一周的,国内卖煤的根本不挣钱,只供外销;羊也有的是,一头羊的价格比后来一斤羊肉还便宜些;而且,即使在首都这样的地方,毕业后,要能混个吃公粮的小干部的话,稍精细点,不出5年,赚套房子、买驾马车还不成问题。所以,张继满心希望能留在这座国际宜人居的城市里干一番事业。    可惜,天不遂人愿,就因为买了老李家的债权,可国舅宰相杨国忠却用奸诈手段让货币贬值,使得他们手里的硬通货大幅缩水,赔了个稀里哗啦。安禄山、史思明也买了,他俩不干了,造反了,发誓攻进长安城,杀了杨国忠,再不给老李家玩活了。    那时候可真是烽火连三月啊,还没毕业的张继都“毛”了,躲都不知道去哪儿躲。好在“家”书抵万金,刘长卿不远千里,来信邀他避难。张继心想:人在关键时候,还是得靠哥们,没几个朋友罩着,在江湖上混日子还真难。  张继临走去了趟经常出没的羊肉铺子,和老板告别,感谢老板平时经常照应些羊杂碎给他解馋。老板一听张继有地方去,赶紧从屋子里拽出女儿交给张继。“与其让叛军祸害了,还不如你把她带走、混个出路呢!”张继怎么也没想到,临走临走,一分钱都没花就讨了个老婆。开心,陪老丈人多喝了几杯,差点被叛军堵在城里跑不出去。    租了辆马车,两人就往浙江赶,一路上餐风露宿马不停蹄,忍饥挨饿,好不容易熬到了浙江地界,打发走了车夫,看了看日晷,距离刘长卿来接他们还有好几个时辰。  张继有点慌了,不过他想起来刘长卿给过他家庭住址,翻出来一看,原来离这里也就是20多里地了。张继心里有数了,想想和老婆一起出来旅游的机会毕竟不多,陪着新媳妇逛逛名胜古迹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便拉着老婆直奔本地红的旅游景点寒山寺。    张继一边走,一边觉得这小镇地方不大,人口不少,仔细打听,街上走的大都是来此避难的。人多了,什么都涨价,大热天吧,本来想买两个雪糕去去暑气,问了下价格,一个奶油雪糕都要20个铜板,据说是猪肉涨价带起来的,张继就琢磨不透雪糕和猪肉的关系了。还是老板好脾气,耐心地讲解:人要吃肉才能干活,肉涨了,人工费自然要涨;人工费涨了,成本提高了,雪糕自然就要涨。以此类推,物价就整体而全面的上涨了。再加上现在来避难的人又多,狼多肉少,物以稀为贵,还是符合价格规律的。张继张着大嘴一边听一边摇头,狠狠心还是掏出了20个大钱,给老婆买了一只,推说自己吃凉东西拉肚子,不喜欢吃。没成想这老婆也是个心细的,知道老公舍不得,便劝着老公也吃几口。就这样,两人你一口,我一口轮番地把雪糕消灭掉了,看起来倒也浪漫、温馨。  两人正甜蜜地吃着,老板走过来悄悄告诉他们:兄弟你们走运了,一只20个铜板的雪糕让你俩买去了。刚刚上头来人交待:由于近在遥远的北方新发现了“问题奶”,导致奶源不足,奶油雪糕从即日起涨到50个铜板一只。张继听完,伸了伸舌头,有些困惑,不只是为高价雪糕,他是在想:不知道自己刚刚吃进去的奶油雪糕有没有问题……    寒山寺的周边住的大都是新成立的富人区,据说离佛越近越能得到佛祖的眷顾。于是县太爷借口老城区改造、让利于民,把这里穷人动迁出去了。他自己则以小姨子的名义接受了开发商的孝敬,先住了进来。富人家里从不缺猪肉,这从附近空气里弥漫的味道中就能闻得出来,抬眼望去,每栋别墅的阁楼和阳台上都挂着咸腊肉,富人和猪肉批发零售商们宁可把肉腌制储存起来,也不肯通过降价、捐献让平民百姓多吃一口新鲜肉。看着庙门口那些饥民为了一碗可以清澈见底的米汤排着长龙,他猛然想起了杜老夫子写的诗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想到了有些人先富了为什么不带动大家共同致富、共存共荣?思量着要不是老丈人家给准备好了盘缠,也许在今天这群难民里就能找到他。他看了眼老婆,不由自主地紧紧搂了她一下。老婆看着他,暖暖地笑了。    和尚也要过好生活,所以进庙的门票价格提高是想当然了。不过张继还是多嘴问了句“皇上不是有旨不准旅游景点搭车涨价了吗?皇上的话你们也敢不听?”小和尚像看外星人似的瞧了他半天,说:“你还不知道吧,安禄山已经攻进了长安,皇帝已经逊位了,杨贵妃也被杀了,这天下以后还不知道是谁的呢?现在哪儿还有皇上了,在我们这儿,我们县太爷和住持说了算,他们就是皇上!”  进了寒山寺,张继向老婆介绍着寒山寺的由来:原来寒山和拾得是从小的好朋友,订完亲的寒山却得知了那女人早就与拾得心生爱意。为了成全朋友,寒山毅然出家当了和尚;而得知寒山目的的拾得、也被朋友的友情打动、并深感内疚,遂决定剃度出家,追随好友寒山一起来到此处庙宇,与好友一生共度佛海,寒山寺也由此得名。在寒山寺那口知名的大钟前,张继还给夫人讲了寒山和拾得一段流传千古、充满禅意的佛家对话——寒山说: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如何处之乎?  拾得笑曰: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听着老公娓娓动听的介绍,张夫人感觉张继简直太有才了,什么都知道,真是“书中自有黄金屋”。她心想,游玩时,有这样一个老公在身边真是幸福,比导游好多了,重要的是,不用另外花钱请人做向导,省了晚餐的盘缠。    出了寒山寺,两人直奔庙外广场,那里是城里的物流和客运中心。广场上,面南背北有一高大建筑,这是县衙所在地,看规模也就比金銮宝殿稍小一点。只见县衙前,彩转铺地,流水长廊直通大殿;桥上有威武保安伺候,普通人等谢绝入内;外表看,主建筑高瞻远瞩,玻璃瓦流光溢彩,屋檐呈勾心斗角之势,小窗令人心生别有洞天之感。据说这里室内各种办公设施齐全:一色的红木家俬,理石地面,玉制笔筒、狐狸毛笔、鸡血石的砚台;股以上领导办公室内设有休息室,卫生间从美利坚国全套设备进口,领导调阅文件可以用的滑轮技术,从信息股直接传送到领导桌前……  张继有点傻眼了,貌似这里前两年还是贫困县来着,看来抓经济建设的思路是对的,发展变化确实是大!这里都快变成皇宫了。  广场的东南角是客运中心,运输工具为清一色的高大新疆马,通过前台的漂亮服务小姐介绍,坐这种马,到刘长卿家只要20分钟,只是价格比较贵,需要一两银子。张继见友心切,咬咬牙,认了!    马车跑了几分钟,确实是快,仿佛游走云间一般,风声树叶舞蹈着从耳边擦过,把张夫人兴奋的大叫。张继想:到底是一分钱一分货,国有企业就是过硬!  又过了几分钟,张继都快要闻到刘长卿家的炊烟了,马车突然停了。车夫说,据内线透露,有一伙安禄山派来的恐怖分子想要在此地劫财劫色,问是不是还往前走。如果还往前走不但要多加二两银子,还需为车夫缴纳人身保险2两银子、车辆保险1两银子、生活保障金20两银子。如果不缴,对不起了,只能原路返回,等待劫匪撤退后再继续赶路。  张继掂量掂量口袋里只剩下五两银子,别说交不起,就是能交得起也犯不上和恐怖分子较劲啊,自己死了倒没啥,这貌若天仙的夫人交到恐怖分子手里,自己如何舍得?没办法,只能听车夫的,撤吧。  马车返回广场的路上,满大街聚集着客运中心的车辆,有些车辆还打着横幅,上面写着:维护自身利益、提高工资待遇!中心不给提高工资,我们决不出车!  张继明白了,哪里是前面有恐怖分子,明明是车夫们“撂挑子”、“劫持”乘客给领导施加压力呢!乘客们也不干了,纷纷指责车夫们的行为是违反职业道德。车夫们却笑着表态:确实是有恐怖袭击,有意见你可以找领导提去,和我们无关。他们还要求乘客理解,说他们每天冒着枪林弹雨也不容易,干这行,学习时间长、长期两地分居、不能照顾家里、奖金又低、回报不成比例,要跑好线路还得给领导送礼等等。  整个广场成了无政府状态,张继头都大了,乘客与客运中心谈判,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才要回自己的路费。多亏老婆提醒:“咱快点去码头吧,趁大伙还没想到,这时候人少,走水路试试吧”。张继听罢,不由眼前一亮,摸了下老婆的脸蛋:“你真聪明!”  码头的老板也精明着呢,早听说车夫们要闹事。,就等着各位大爷上钩呢。没说的,航运费由一两银子涨到二两,市场调节,爱坐不坐!张继说,能快就行啊!老板拍着大腿说:那放心,交了银子,马上启航,我们诚信经营,绝不会像车夫们没有职业道德!  这一天折腾,可把张继和老婆累坏了,弄得他们满头大汗。女人到底体质弱,上了船又有点晕船,趴在张继身上不一会就睡着了。张继怕女人着凉、害病,把衣服脱下来盖在夫人身上,自己则在瑟瑟寒风中颤抖。我们可以看出,张继同学在凄风冷雨中还是经得起考验的,有点纯爷们的样子。    船离枫桥越来越远了,望着远处的点点渔火和寒鸦鸣叫,一丝孤单随着白练般愁雾绕江水、锁心头,百感交集。张继自衬:这些年来,自己为了能早日出人头地,不惜放弃很好的诗词功底,转而专攻“八股文”。并在同为天宝进士的刘长卿、岑参、高适分别写出了“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福报平安”、“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等等脍炙人口的名篇、极早地奠定了各自在中国诗歌史上的地位后,依然不为所动,终在一年一度的参政人员选拔大赛上脱颖而出,被皇家博物馆秘书长看中,签订协议,一旦毕业,就可以进皇家馆吃皇粮。  惭愧啊!世事难料,谁曾想叛军打过来了呢。到现在自己无名无份,流落江南,前途无着,寻人不果、冷风刺骨,顿生寒殇。真是“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啊。想着想着,竟也进入梦中……      “哪位是张进士?我家老爷派我们来找你!”船外一声喊,令张继“砰”然心动、一阵兴奋。他知道,刘长卿派人接他来了!这时候的他,激动地像个久未回家的孩子,马上推醒夫人,匆匆地换船。当张继的脚步踏上“第二只”船上的时候,他的心里无比畅快和踏实,居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激动得热泪纵横。    刘家管事的告诉张继,本来老爷说好了让他的小舅子中午就来接张继。可这小子来城里遇到了当地管土地开发的官员,为了弄到一块地皮,陪着人家吃花酒、看歌舞、喝多了,直到老爷担心、派人来找,才把他弄醒。于是大家一路找来,总算把客人接到了。管家一个劲地赔不是,张继连说“没关系”,心里确是暖暖的,总算是到“家”了!  管家还说:郭子仪的大军已经把叛军赶出了京城,刘老爷特意让他带来这个好消息,让他先高兴下,准备好精神,到了家里,一醉方休。    张继踱出船外,此时风平浪静,望着滔滔江水与明河共影,点点星光与素月同辉,不禁感慨万千、心潮起伏,寒山寺里传来雄浑的钟声更令他为之一振。钟声里的张继望着渐亮的天穹,升起了无限希望,西北望长安,长安此夜同此月圆。“也许很快就能回到京都了吧。”张继心想。  他至步船头,凝望远空,轻吟而出:“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随之,一首脍炙人口的绝妙诗篇由此诞生。    此后经年,张继随同《枫桥夜泊》名声鹊起,并形成了一定的国际影响,这或许是诗人没想到的吧。有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公元779年,掌管财务的小官张继无忧仙逝,时年50多岁。        注:此篇文字除张继生平和故事框架与史实基本相符外,大部分内容经过现代演绎,以期反映一定的社会现象。特别是末尾对张继诗篇出笼的理解加入了个人看法,非专家认可,仅供争鸣。 共 512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癫痫病人的饮食方面的注意事项有哪些方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