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煤炭市场萧条东北三汏煤企陷落

2019/11/09 来源:锦州信息港

导读

煤炭市场萧条 东北三大煤企“陷落”中国化工机械讯:煤炭市场萧条下的东北三省,原本无限风光的煤炭企业,如今大都已处在亏损的泥潭里。作为

煤炭市场萧条 东北三大煤企“陷落”

中国化工机械讯:煤炭市场萧条下的东北三省,原本无限风光的煤炭企业,如今大都已处在亏损的泥潭里。

作为黑龙江省属国有企业,同时也是东北地区规模的煤炭企业,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龙煤集团”)今年前三季度净亏损达到45.78亿元;与龙煤集团邻近的吉林省煤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吉煤集团”)以及沈阳煤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沈煤集团”)也分别亏损超7亿元。

为了扭转亏损局面,各家也采取了多种措施,龙煤集团正逐步实施“分家”计划,将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四家单位由原来的分公司变为子公司,龙煤集团总分体制变为母子体制;吉煤集团则通过折股缴纳采矿权价款来降低资产负债率。但对于何时能走出泥潭,谁心里也没底。

一位煤炭行业人士对表示,由于东北区域内经济差,需求不足,因此三大煤炭企业的亏损问题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特别是龙煤集团,什么体制都很难解决问题,四家分公司分属于地方后,补贴可能多一些,倒闭得慢一点。

经营困局

自2013年整体亏损23.4亿元之后,龙煤集团的经营状况就在不断恶化。截至2014年9月末,龙煤集团实现营业收入217.18亿元,同比下降约25%;利润则是全线亏损,其中营业利润为-49.92亿元,利润总额-45.60亿元,净利润的亏损额度也达到45.78亿元,亏损金额为龙煤集团2013年度净资产的27.46%。

龙煤集团下设有12个子公司,主要包括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龙煤股份”),以及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4个矿业集团(存续企业),另外资产还有新疆能源公司、瑞隆公司以及盛安民爆、地质勘探、机械装备、工程设计、矿山建设5个专业化公司。

其中,2008年6月划拨到龙煤集团旗下的龙煤股份是整个集团的核心资产,其2013年的营业收入能占到集团总收入的七成左右。不过,龙煤股份在今年前三季度的净亏损也达到39.36亿元,甚至占到公司2013年度净资产的53.95%。

与龙煤集团相邻的吉煤集团是2009年1月经吉林省人民政府批准并出资组建的综合性大型煤炭产业集团,是在整合辽源、通化、珲春、舒兰、杉松岗五个矿业集团,合并蛟河煤机制造公司等企业而组建的。

2014年前三季度,吉煤集团的营业利润为-9.87亿元,利润总额为-7.17亿元,净利润也亏损7.47亿元,占公司2013年净资产的22.56%。

成立于2001年的沈煤集团是由原沈阳矿务局改制而成,拥有沈阳、黑龙江和内蒙古三个矿区,地质储量合计12.81亿吨,目前公司在产矿井合计产能1791万吨/年,为辽宁省的煤炭集团,红阳能源()为其下属上市公司。

今年前三季度,沈煤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18.1亿元,同比下降8.6%;净亏损则高达7.6亿元,去年同期为亏损2.32亿元。

先天不足

集体陷入亏损的东北三大煤炭企业都将原因归咎于“全国煤炭产能过剩,煤炭需求不旺,市场竞争加剧,煤价上涨乏力,导致销量减少和收入锐减”。

吉煤集团一位人士表示,受煤炭市场持续低迷、进口煤冲击市场严重、铁路货运提价、个别主力矿井效益大幅下滑、回款率低以及回款质量差等因素影响,2014年是吉煤集团成立以来,经历的困难时期,生产经营极其艰难。

受宏观经济增长减速影响,煤炭下游企业需求依旧没有明显改善,吉煤集团煤炭销售半径内,大多数耗煤企业开工不足,电力行业耗煤减少、钢铁市场下滑、建材化工需求不旺,造成了用户接煤少、销售不畅现象。

前三季度,吉煤集团商品煤销量仅完成1112万吨,比计划减少303万吨,影响商品煤收入比计划减少8.75亿元。

另一方面,受市场需求持续低迷影响,进口煤及蒙煤、龙煤等外省煤炭进入吉林市场,竞争加剧导致煤炭价格持续下降。吉煤集团前三季度商品煤平均价格288.76元/吨,比计划下降67.72元/吨,这一项也影响公司商品煤收入比计划减少8.09亿元。

龙煤集团与沈煤集团的处境也与吉煤集团相似。2014年前三季度,龙煤集团煤炭价格同比下降173.87元/吨,仅此一项就同比减收15.8亿元;另外由于三季度销量减少导致公司同比减收2088万元。

实际上,矿区老化、资源储量大幅下降早已成为东北三省煤炭企业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也是该地区煤企亏损剧增的内因。

掌握的一份资料也显示,吉煤集团下属辽源矿业的梅河矿、西安矿煤炭储量日渐枯竭,处于残采复采阶段,投入大、产量低、煤质差,全年梅河矿预计亏损2.2亿元、西安矿预计亏损1.3亿元。通化矿业的永安矿和珲春矿业的英安矿、富强矿地质条件极其复杂,给组织煤炭生产和保证煤炭质量带来很大难度,制约了企业效益的提升。

一位煤炭行业人士对本报表示,东北地区煤炭开采难度很大,导致成本很高,不像内蒙古多露天煤矿,龙煤集团等的矿井都是深井,人工成本很高,如果说市场不好,煤价下跌,倒霉的就是那些开采成本高的企业。

“东北地区煤炭企业的效益始终不好,除了部分肥煤、1/3焦煤外,很多是褐煤和低热值动力煤,以前煤价高的时候,神华集团一吨煤赚300~400元,东北只能赚40~50元,那时还能维持盈利,但现在每吨煤炭的价格已经大幅下降超百元,企业根本就无法承受。”上述人士介绍。

艰难救赎

面对困境,东北三省的煤炭企业也纷纷“出招”实施救赎,但这条道路却走得异常艰难。作为黑龙江省属国有企业,同时也是东北地区规模的煤炭企业,在册职工超24万人,因此龙煤集团在黑龙江省内的地位不言而喻。

十年前,为谋求能源大省,黑龙江省启动了鹤岗、双鸭山、七台河、鸡西等四个煤炭集团的整合。当年12月26日,上述四个国有重点煤矿通过战略性重组,成立了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龙煤矿业”),也即龙煤股份的前身。

公开资料显示,龙煤矿业成立之初的资产为130亿元,计划煤炭总产量将逐步达到年产1亿吨,销售收入200亿元,利税20亿元,并争取2005年在香港上市,2006年在内地上市。

在重组过程中,龙煤集团也得到了“实惠”,不仅通过清产核资核销了54亿元的资产损失,还通过人员分流等方式甩掉了一大批“包袱”。

然而,十年过去了,龙煤集团不仅没有实现当年重组时的宏图伟志,而且还因亏损严重、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欠薪等问题,不得不再次靠黑龙江省政府30亿元的“输血”解决棘手问题。此外,其股份制改革直到2009年4月才完成,龙煤矿业整体变更为龙煤股份,上市计划也因矿难频发而一再推迟。

如今的龙煤集团为了摆脱困境,再一次实施“分家”。今年10月30日,龙煤集团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四个矿业有限公司举行成立挂牌仪式,四家单位由原来的分公司变为子公司,龙煤集团总分体制变为母子体制。

龙煤集团七台河分公司一位人士向介绍,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四个矿业集团将实施独立经营,老客户还归龙煤,四个子公司自负盈亏,自己开拓市场。

龙煤集团也称,这是“深化企业内部改革的一项重大举措,标志着龙煤集团深化企业内部改革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一管理体制的变化清晰明确了各子公司法人主体地位和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地位,也将充分激发企业内在活力,增强解危度困能力和市场竞争力”。

然而,这一自救办法并不被龙煤集团内部和外界所看好。“现在形势这么差,自己开拓市场,压力非常大,好的时候收回去,不好的时候‘下放’,作为普通职工也不愿意啊!”上述七台河分公司人士表示。

平安银行能矿事业部研究中心主任周泰也认为,龙煤集团的问题比较典型,矿井小、煤质差、人员负担重、深度亏损,目前看龙煤已经资不抵债,想从银行融资也困难,龙煤集团现在是省属企业,省里补贴有限,分成四个地方公司,是希望四个城市也能加强帮扶,然而其内部矛盾也比较多,有些个别矿井还能盈利,但被集团拖着也无法发工资。

另一家吉煤集团则采取了折股缴纳采矿权价款,以降低资产负债率,改善经营的方式。吉煤集团自2009年成立以来,一直面临采矿权价款缴纳的问题,而煤炭市场进入“寒冬”后,公司更无法以现金方式缴纳。

截至2013年末,吉煤集团所属煤矿总计25个,采矿权价款总额约为28.74亿元,已缴价款3.6亿元,欠缴价款25.14亿元。2014年3月,吉林省财政厅和国土资源厅正式启动了吉煤集团采矿权价款折股工作。

经过两次折股缴纳采矿权价款,截至8月29日,吉煤集团资产总额为203.57亿元,负债总额162.42亿元,所有者权益41.15亿元,资产负债率79.78%,比6月末下降6.78%。

同时,吉煤集团的股东也发生变化。公司原股东为吉林省国资委,出资人民币10亿元,占股100%。以上两次折股缴纳采矿权价款增加实收资本后,公司股权结构变更为吉林省国资委出资109500万元,占股59.46%,吉林省地质勘查基金管理中心出资74649万元,占股40.54%。

实施以折股方式缴纳采矿权价款政策,为吉煤集团扭转当前不利经营状况和缓解资金压力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2014年9月末公司资产负债率为77.83%,比6月末下降8.74个百分点。

然而,无论是政府输血、“分家”还是折股方案,都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东北三大煤炭企业集团的实际盈利能力和经营活动净现金流状况,“救赎”之路并不好走。一位煤炭行业人士就直言,东北区域内经济差,需求不足,以前煤价高肥煤还能销售到河北,现在被进口煤冲击,煤炭很难出省,而当地传统动力煤市场也被蒙东低价褐煤冲击,什么体制都无法解决问题,各种救市措施也只能是将倒闭的时间拖后一些。

武汉母婴网
拆迁安置
训练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