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破苍血战 第四十六章 立威!

2020/02/15 来源:锦州信息港

导读

破苍血战 第四十六章 立威!站在屋外苦苦等待的弟子当看见只有元婴期的修为时,立马纷纷议论了起來,他们心中不平,他们心中不服,听

破苍血战 第四十六章 立威!

站在屋外苦苦等待的弟子当看见只有元婴期的修为时,立马纷纷议论了起來,他们心中不平,他们心中不服,

听到了噪杂的议论,显得有些不耐烦,瞬时皱起了双眉,双目之中闪现出了一丝坚毅之色,他自己也知道难以服众,因此现在必须要镇压,用强悍的气势來镇压他们,否则难以调动他们,对抗魔冥二族,

“呵呵,在下姓王,你们可以喊我师兄,我在这流丹带了数年,更是炼了三年的丹,虽半步未出,但是修为仍在,我也知道你们心中不平,那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要是能打败我,那我便禀告宗主,让他另外派人去好了,

如果无法赢我,那就必须唯命是从,你们能做到吗,”

看了这两百名弟子,大声喝道,神情之中充满了嘲讽与不屑,

“王师兄尽管你再厉害也就是一个元婴期的修为,如果你真的能赢我,那我便唯命是从,”站在中间的一名弟子,看着斜嘴笑道,

看了这弟子一眼,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笑,“你还不够格,区区分神期的修为实在不配让我出手,”

“你·········”这弟子听到这话,立马火冒三丈,他本就对的尊敬之意大大减低,现在更是听到了这话,已然彻底丧失了理智,

“好,那我就以下犯上也要请教一番了,”

这弟子瞬时暴走,一个健步横跨数十米,借势便是一拳轰出,仍站在原地,沒有一丝躲避的念头,他缓缓的清点了一下手中储物戒,顿时一粒黑色而泛着亮光的丹药显现而出,这丹药刚刚显现而出,便能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哼,”这弟子冷哼一声,一拳重重的击打在了的胸上,顿时仙气横散,震荡出了圈圈波纹,

“这是仙力霸拳,”在一旁观看的弟子立马后退数米,一脸的震惊,

感到胸前一股强大的拳劲在蓬勃爆发,好似是大海一般在层层推进,利刀十分霸道,但是却一点也不再乎,他本身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通融之境,已然人兽两极,灵魂的蜕变造就了这具分身的改变,

再加上三年炼丹如一日,无论是心性还是韧力也都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阶级,他就好似一座大山一般,竖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任凭他风吹浪打,也无法让他后退一步,

依旧是神情冷漠,右手紧紧地夹住了那枚黑色的丹药,顺势迸发而出,其速快如闪电,这弟子还未发现,便觉得腹部疼痛无比,低头一看,居然发现腹中突然多了一处血洞,大量的鲜血顿时肆意而流,沾染了他的衣衫,

“啊························”

这还沒完,紧随其后他这血洞便腐烂成片,鲜血淋淋的血洞瞬间变成一片黑色,不仅如此,还能听到微软的焦嗞声,转眼间那鲜血淋淋的腹部便成了一片腐烂之肉,呼吸之间更是能闻到一股刺鼻的腐臭味,

“什么,这这这········啊·············王师兄,我·········”这弟子剧痛无比,站在面前立马裤裤哀求,刚刚的怒气冲天瞬间变成了恐惧与后悔,

但是却始终无动于衷,站在原地一动未动,他看着这弟子,缓缓说道,

“三,”

“二,”

“一,”

“嘣,,,,,,”三息之间这弟子便全身爆裂而來,全部化成了一滩腐水,一片血肉模糊,腥臭难闻,

“什么,,,”

“怎么可能,”

“无论他再怎么样,也拥有分神期的修为,怎会瞬间变成一滩腐水,就连元婴也腐蚀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沒错呀,”

“他一个区区新晋的弟子,敢以下犯上,那这便是他的下场,你们要是谁敢与他一样,那后果也是如此,不管你是合体期还是渡劫期的修为,就算是大乘期在我面前也沒抵抗我的资格,”

看着这一百九十九名弟子,大声喝道,神情依旧是傲然冷漠无比,

“说的不错,这乃是此次行动的指挥,你们定要唯命是从,如若不然,他将有生杀大权,你们可记住了,”

不知何时,那马宗主已然站在了的身旁,回头看了一眼,便沉默不语,

“是,弟子遵命,定会以王师兄的话唯命是从,不敢有二心,”众弟子异口同声道,

“恩,好,如此你便可放心的去吧,”马宗主看着,面带微笑道,

“好,那弟子就带着这一百九十九名弟子前去营救四象宗的堂主

,所有人即刻出发,”

“是,”

众弟子看见腾飞与空便立马紧随其后,他们心中大为震惊,对的实力虽仍是留有猜疑,但也不敢随意顶撞了,

“你,过來,”回头看了一眼,指了指其中一个渡劫期的弟子喝道,

这弟子听到这话,先是怔愣了一下,随后便立马飞行到了的身旁,一脸的恭敬之情,

“不知王师兄唤我何事,”

“我看了一下,这一百九十九名弟子当中就属你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渡劫期后期修为,再加上你后期修为根基牢固,相必定是停留了许久吧,”看着这弟子面带微笑的缓缓说道,

“这·······实不相瞒,我的确是停留了数年之久,我曾多次冲击大乘期的修为,但是均都失败了,导致了我仙灵损伤,无法再前进,这次也是宗主下令,叫我來参加这次任务的,”

“呵呵,这马宗主还真是有一招啊,给我的弟子沒有一个达到大乘期的,就你一个还看得顺眼,居然还是一个半吊子,真是精于算计啊,他真是想让我來去送死,來去完成上面给他的任务,哼,”

这弟子听到了这话也是紧皱起了双眉,他也知晓自己等人就是一支敢死队,但是现在仙魔大战,自己无法选择,那岚仙宗背后有云龙山庄撑腰,草药用之不尽,唯有这一点便足以了,

“全部停下,在前方数里就是南陵山了,我感应了一下这南陵山果真是血海滔天,更是感应到了层层结界的波动,我敢断言,只要我等贸然进入,定会丧命于此,你们想白白送死吗,”看着众弟子大声喝道,

“这·····王师兄,我们当然不想,”

“王师兄您莫非是想让我们撤离此地吗,”

“可笑之极啊,我岂会临阵脱逃,我只是不想让你等白白送死罢了,好了,我先说一下我的想法,

我们一共有两百人,但是要探测的话,定是极为不便,所以我一个人前去打探,而你们停在此地存纳仙力,”

“不行,万万不可,”

“对呀,王师兄我们怎能分开行动,”

这话一出,立马遭到了众弟子的反驳,此刻所有的弟子全部对有了戒心,

“聒噪,我话还沒说完,尔等插什么话,”瞬时紧皱起了双眉,一脸的不悦之意,

“你们难道真的认为你们很厉害吗,前去就真的能起到支援的作用吗,无非就是白白送死的结果,我稍后给你等一人一枚仙煞丹,你们讲一身的仙力全部输入其内,然后便在原地调整自身,再回复仙力,

你等若不放心我的安危,那边让这个渡劫期的弟子跟随与我好了,我在这儿留下一丝仙念,以备调动你等,”

看着众弟子大声喝道,紧随其后便向着身后的一名弟子指去,瞬间一道仙力从的指尖飞射而出,钻进了这弟子的体中,

“啊··········这这这··········”

这弟子随即便大声爆喝,以自身为中心,四周顿时震荡起了层层气浪,他自己更是一脸通红,好似感觉自己在燃烧一般,体内多了一股难以想象的蓬勃之力,

也因此他的修为直接从分神期直接横越到大乘期的修为,这一幕众人看的皆是目瞪口呆,知晓这修为只是暂时的,只要仙力沒了,他的修为也会再次下降,但是这对他而言却是一场无上的体验与造化,

“多谢王师兄,”这弟子立马双手相托,连声谢道,

“行了,想必你也知晓这修为只是暂时的,只要我传达给你的话,你便执行,配合我的调动,若有其他弟子不从,直接灭杀,你可明白,”

看着这弟子冷声喝道,便能再次扭头看着面前这渡劫期后期的弟子,面带微笑的问道,

“你就什么,”

“弟子王伦,”

“好,此刻便随我出发,”

清点了一下手中的储物戒从中取出了白粒仙煞丹给他身旁的弟子,便与王伦匆匆离去,

“大家都按照王师兄的话來做吧,将仙力全部灌输到这仙煞丹之内,”

“好吧,林师兄你这修为如此暴涨,你可感应出了什么,”

“沒错,这王师兄仅仅是一道仙念就能让你如此脱胎换骨,那为什么他却只有元婴期的修为,莫非是他匿藏了修为不成,”

“我估计也是,对了,我从未听过什么仙煞丹,你们可知晓这丹药的功效,”

“与你一样,从未听过,”

“不管了,想必这王师兄也不会加害于我等,你们先在这附近找一处遮掩之地,以便我们歇息存纳仙力,”

“明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