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在夜晚的麦田里独行

2018-11-06 18:13:55
在夜晚的麦田里独行 人在沉睡,值夜的狗在沉睡,整个村庄也在沉睡,仿佛一切都归于沉静状态。

麦田上空偶尔响起布谷鸟的叫声,远处的水塘间或传来一两声蛙鸣,在我听来,它们迷迷糊糊,也不清醒,像是在发癔症,说梦话。

它们的“梦话”不但丝毫不能打破夜晚的沉静,反而对沉静有所点化似的,使沉静显得更加深邃,更加渺远。

刚圆又缺的月亮悄悄升了起来。

月亮的亮度与我的期望相差甚远,它看上去有些发黄,还有些发红,一点儿都不清朗。

我留意视察过各个季节的月亮,秋季和冬季的月亮是亮的,夏天的月亮“质量”总是不尽如人意。

这样的月亮也不能说没有月光,只不过它散发的月光是慵懒的,朦胧的,洒到哪里都如同罩上了一层薄雾。

比如月光洒在此时的麦田里,它使麦田变成白色的模糊,我可以看到密匝匝的麦穗,但看不到麦芒。

这样的月光谈不上有什么穿透力,它只洒在麦穗表面就完了,麦穗下方都是黑色的阴影。

我沿着一条田间小路,自东向西,慢慢向里边走。

说是小路,在夜色里几近看不到有什么路径。

小路两侧成熟的麦子呈夹岸之势,差不多把小路占严了。

我每往里走一步,不是左腿碰到了麦子,就是右腿碰到了麦子,麦子对我的深夜造访似乎不是很欢迎,它们一再阻止我,恍如在说:深更半夜的,你不好好睡觉,到我们这里来干什么!窄窄的小路上长满了野草,随着麦子成熟,野草有的长了毛穗,有的结了浆果,也在迅速生长,成熟。

我能感觉到野草埋住了我的脚,并对我的脚有所纠缠,我等于趟着野草,不断摆脱羁绊才能前行。

面前的草丛里陡地飞起1只大鸟,在寂静的夜晚,大鸟拍打翅膀的声音显得有些响,几乎吓了我一跳,我不知不觉站立下来。

我不知道大鸟飞向了何方,一道黑影一闪,不知名的大鸟就不见了。

我随身带着一支袖珍式的手电筒,却没有打开。

在夜晚的麦田里,打手电是突兀的,我不愿用电光打破麦田的宁静。

我们家族的墓园就在村南的这块麦田里,白天我已经到这块麦田里看过,而且在没腰深的麦田里伫立了好长时间。

自从1970年参加工作离开老家,四十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在麦子成熟的季节回过老家,再也没有看到过大面积金黄的麦田。

这次我特意抽出时间回老家,就是为了再看看遍地熟金一样的麦田。

放眼望去,金色的麦田向天边铺展,天有多远,麦田就有多远,怎么也望不到边。

一阵熏风吹过,麦浪翻成一阵白金,一阵黄金,白金和黄金在交替波涌。

阳光似乎也被染成了金色,麦田和阳光在交相辉映。

请原谅我反复使用金这个字眼来形容麦田,因为我想不出还有哪一个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