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江南烟雨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锦州信息港

导读

【引子】    “师兄,你看,那里是什么地方,好美啊!”  青衣少年一勒马头,“唏律律”一声,抬头望着远方,说:“醉儿,那里,便是江南了。”

【引子】    “师兄,你看,那里是什么地方,好美啊!”  青衣少年一勒马头,“唏律律”一声,抬头望着远方,说:“醉儿,那里,便是江南了。”    附录:返璞归贞之烟雨江南  词:董贞榛子  曲:返璞归贞  演唱:董贞  专辑:返璞归贞  制作:董贞官方论坛☆贞爱一生制作组    云散千山  寒冬暖  烟雨江南  柳丝缠  青竹伞素罗衫伊人凭栏  诗一行水一汪梦一场  笑沧桑  宫商不枉歌一江  笔一双纸一方血一腔  弄潇湘  轻声唱  烟雨江南释返璞仙音若绪尽归贞    【章夜雨销魂绝品剑阵】    江南的雨,淅淅沥沥连下了数天不止,远山近水,都渐渐朦胧在一片烟雨之中了。浓如墨,淡如黛,沉沉浮浮,将这一夜的雨色渲染得错落有致,愈发氤氲朦胧。青砖瓦舍,也格外鲜明了起来。  青衣少年和绿衣女子打马到达客栈的时候,已是夜间了。酒倌远远瞧见,忙奔出来唱个诺,将二人迎了进去。  “今儿雨大,客店里人都住满了,两位客官要是不嫌弃,小的给您二位腾出一间房子来,您看……”青衣少年一点头,笑道:“出门在外,没那么多的讲究,依你便好。”  二人进得客店,里面果然已经有许多人了,杂耍的,卖艺的,说书的,还有形形色色的江湖人,看来这场雨,真的留住了不少过路人。  青衫少年带着那绿衣女子到一处僻静的角落坐下,点了几样小菜,就着酒不紧不慢的品尝着。一面,也静心听着来往路人谈笑的的话柄,却也不失一番韵味。  时节尚早,青衫少年便抬头打量起这酒店的规模来。酒店不大,逼仄的厅堂里摆放着八九张桌子,正对门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眼神冷肃的中年男人,戴着个黑色斗篷,一身黑色长袍也是细密有致,浑身散发出一种隐然不可侵犯的气质。再往左首却坐着两个女子,一约二十左右,另一个大约二八年华。那年长的一个神情始终淡然,看不出喜悲。年少的那个绿衫少女却显得跳脱许多。看到这个少女的神情,少年就不由回过头来,回望了身边的女子一眼,一般的年华,一样的明丽,却是有点缘巧了。  忽然,只听见后坐一个人大声嚷道:“这贼厮老天,下个破鸟雨,再这样下去,明儿赶早还不得淋着上试剑峰上去?”青衫少年打量着那汉子一眼,不由眉头一皱。  酒店里人多喧杂,但落到青衫少年耳中,却于处处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却听得远处那绿衫少女向那年长女子道:“师姊,你说这次搞这个试剑大会,飞龙舵的人会不会来?”那师姊温婉一笑,道:“怎么了,你这妮子,才这么点年纪,也开始想男人了?”少女脸上羞涩,啐声道:“什么啊,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你……你老是拿我开玩笑。”师姊笑道:“好了啦,我不说了,行了吧。”言语一顿,道:“这次试剑大会是阁主亲自交代下来的,飞龙舵没有不来的道理。不过来的人是不是你的那位墨笑师兄,我就不好说了。”那少女一阵忸怩,道:“师姊,你坏死了,我不理你了。”  绿衣女子见师哥一直盯着那边两个女子看,不由奇怪,用肘碰了碰青衫少年,问:“师哥,你在看什么呢?”青衫少年回过头,饮了一口酒,道:“看见那两个女子了么?那个穿白色衣衫的,她大约叫做思雪,该是江南幻雪阁里的人物。这次‘绝品剑’出世,看来烟雨江南阁,是有一番动荡了。”  绿衣女子问:“这个‘绝品剑’,到底是个什么物事?”青衫少年回过头来,看着身边的这个女子,神色不由微微一迷。他本是“青春客栈”的青年俊彦,姓柳名小疯。近些年江湖多变,少年子弟中不乏高手名人,这柳小疯正是年轻一代中的翘楚。与他同来的少女叫做花醉,也是“青春客栈”里的一名后起之秀,只是少在江湖走动,对天下时局并不是太明了。  柳小疯道:“说起绝品剑,那是江湖上的一段典故了。”柳小疯呷了一口酒,续道:“十数年前,江湖上出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叫做ran.t。这位前辈素怀大志,出山之后自是做了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召集了一批同样身手不凡的豪杰英雄,自创梧桐剑庄,一度横扫江山。只因那位ran.t前辈本家姓陶,故而江湖上也称他们为陶门。陶门名下,奇人高手不计其数,终而惊动了当朝天子,天子感念其功,钦赐ran.t前辈‘绝品剑’,并封了陶门多位前辈为‘绝品宗师’,代表江湖上的荣耀。”  说到这里,柳小疯微微一停,问道:“醉儿,你可知道,现今烟雨江南阁的阁主是谁么?”花醉道:“不是鬼无影么?”柳小疯微微一笑,道:“其实这两年来,江南阁真正当家的却并不是他。据我所知,鬼无影早已于两年之前退隐江湖,少有露面,江南阁的一切事物,其实都是交由一个姓秋的女子在打理。”  “姓秋的女子,那又是谁?”花醉歪着头想了一会,问。柳小疯抬眼望着门外,远处夜色沉寂,一片喑哑,沉声缓缓道:“秋梧飘絮。”  柳小疯忽地回过头来,问:“你可知秋梧飘絮是谁么?”花醉摇摇头。柳小疯神情微微一肃,道:“‘长风念隐,秋情若絮。’她在江湖上可是个传奇人物,据说这女子身世成谜,手段并不见如何狠勇,却往往能谈笑杀人。醉儿,你可知这‘绝品剑’如何便到了她的手里?”花醉摇摇头,柳小疯微笑道:“当年陶门威名显赫,名动江山,据说当中便有位神秘的四师姊,隐晦低调,向不为世人所熟知,而声名却震于九天之上,江湖上有传言,那个陶门四师姊,很有可能便是这个秋梧飘絮了。”  花醉睁大眼睛,问::“师哥,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柳小疯淡淡一笑,却并不回答,反而笑道:“这次戈宰大掌柜命我们两人前来送拜帖,实意也是探一探这个试剑大会的虚实。醉儿,你知道么?烟雨江南内五阁,外三舵平日里各有职务,很少有这等机会能够聚齐,这可也是一次难得一见的盛会。”  花醉听得着迷,正要说话,忽听得座中一人道:“小二,结账。”柳小疯抬头看去,见正是那带黑色斗篷的中年男子,那男子有意无意的向柳小疯看了两眼,柳小疯心里竟泛起阵阵寒意。  那人结完帐一起身,反手拿起一把剑,转身就向门外走去,花醉奇道:“下这么大的雨,这人不住店还往外跑,难道他是个疯子么?”柳小疯眼里却光芒一灿,赞道:“好一个凛然的汉子!难道他竟是‘孤鸿舵’舵主孤子游侠?”  “孤子游侠是谁?”花醉转头问道。柳小疯正要回答,忽然耳朵一动,下意识的向屋顶瞟了一眼。那边那个绿装少女也微有察觉,正欲说话,那个叫幻雪的白衣少女却微微一笑,仍不紧不慢的夹起一口菜,送进口里,像什么都未觉察到似的。  柳小疯淡笑一声:“夜黑天高,风骤雨急,可真是个好时节呢。”这一声并不如何响亮,却震得瓦屋“嗡”然一响,陡听屋顶“呼啦啦”传来一阵破风声,夹杂在夜雨风声中,转眼便已去得远了。  花醉这才抬眼看了屋顶一眼,这一下动静不小,客店内不少练家子都感觉到了,纷纷朝屋顶望去。却有一个黑衣少年,垂头一直躺在一张木制轮椅上,对这一切漠然不问。  这黑衣少年独自一人躺在一个安静的角落,似像睡着了,又像没睡,只是一个人独孤地垂着头,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花醉看到这个少年的背影,心里不由一阵怜惜,喟然轻叹了一声。  忽然门外雨声中,传来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夹在风雨之中,清晰可闻。客店里众人不由脸色一变,纷纷如临大敌一般,目不转睛地看着门外,那马蹄声甚众,看样子来的人不在少数,花醉也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碧薇针”,柳小疯却道:“不妨,不是冲着咱们来的。”  花醉犹兀自不信,但听得那阵马蹄声沿着官道奔驰而过,转瞬便已去得老远了。    【第二章笔耕潇湘力碎千军】    次日天明,这无休无止的雨总算是告停了,阳光洒在山间,屋顶,却独有一番清丽。花醉刚刚睡醒,梳洗完毕,却听得门外隐隐传来阵阵打斗之声,不由好奇,便出门去看。  此时门外正围着许多人,左边是一群紫衣女子,均神色紧张的看着场中比斗的两个人,中间一块旷地上,只见一个青衣少女正与一个黑脸大汉斗得正烈,花醉不由瞧得眉头一皱,却发现那老者被那青衣少女步步逼退。  忽听领头的一个紫衣女子笑道:“挖煤大师,你还是勿要逞强了吧,你的‘七绝断续刀’还没练全,伤不得竹叶儿的。”那大汉脸上一红,大声道:“胜负未分,言之过早了吧!”言罢,以掌作刀,又杀向前去。那青衣女子却犹似花间蝴蝶,顾盼之间,流转如意,挖煤大师虽刀刀看似猛狠,却总是差之毫厘,劈不到竹叶儿身上。  花醉见柳小疯也负手站在一旁,忙奔过去,唤了声:“师哥。”柳小疯道:“你醒了?”花醉一点头,目光又投到了战场之上。  挖煤大师招招法度紧然,长短有力,张弛有序,花醉不由点头:“真看不出来,这人竟是个高手。”但反观竹叶儿招式似乎更加随意,一挥手,一举袖,均是威力不凡。  忽听得右边一个白发老者发出大笑,道:“竹叶儿丫头这几年果真长进了,泪潇湘,你潇湘阁真是藏龙卧虎呢!”那边厢那紫衣女子微微一笑,懒声道:“前辈说笑了,谁不知你老井前辈是天渊舵不出世的奇才,你要真的想较量,咱么何不上试剑峰,痛痛快快的打一场?”老井眼中精光一闪,拍手道:“好提议!泪潇湘,你别以为我老头子糊涂好欺,谁不知道秋阁主一向偏袒女子,这些年你内五阁在江南出尽了风头,到了试剑峰,还不是任你说了算了?”  泪潇湘冷哼一声,道:“随你怎么说来,前辈若真想分个胜负,我也并不惧了你。嘿嘿,便算你能胜了我潇湘阁又怎样?其他六门,岂会坐视你取走绝品剑?”  忽听得“砰”的一声,却是挖煤大师一掌劈中一块石头,那石头承受不住挖煤大师的大力,竟石屑纷飞,块块碎裂。竹叶儿裙裾翻飞,恰似一只凌波飞燕,踏浪自舞,意态潇洒之极。  花醉看得目眩神驰,不由道:“这汉子恐怕要遭。”柳小疯却道:“不见得,你看他的左手。”花醉定睛看去,却见挖煤大师右手虽然攻势凌厉,但左手始终微微弯曲,似乎留有余力,花醉一惊,问:“这是……”  柳小疯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道:“看出来了么?‘一叶障目,穿流气劲’,那可是淮南潘家集的传世绝学,没想到这老儿竟然连成了。”  花醉微微点了点头,忽见竹叶儿一声娇叱,袂袖翻飞,挖煤大师看准机会,左手五指一分,探空而出,那白衣少女幻雪一声惊叫:“小心……”话音未落,一个绿影一闪,幻雪身边那个少女飞身而出,平手一收,挖煤大师只觉像触中了一片巨大的旋涡,浑没着力之处,不由吃了一惊,后退一步,道:“依儿姑娘,你幻雪阁也要横插一手吗?”  那依儿一脸笑容,道:“挖煤大师,比武就是比武,何必动真格的。咱们同出一门,这里又没有外人在,输了又不丑,你说是吧?”这少女说起话来叽叽咯咯,像百灵鸟一样动听,挖煤大师黑脸上一红,哼了一声,抱拳道:“姑娘说的是。”便悻悻然退了回去。  泪潇湘轻笑一声,问道:“老井前辈,还要比吗?”老井沉吟一阵,说:“如今你潇湘阁和幻雪阁两家合起手来了,我才不吃这个眼前亏。”泪潇湘道:“果然识时务者为俊杰,怪不得连秋阁主也常夸你老前辈善于审时度势呢。”  依儿回转过身,问竹叶儿道:“竹叶姐姐,你没事吧?”竹叶儿摇摇头,脸上泛起一阵红晕,说道:“没事,他还伤不得我。”  忽然听见一个雄浑沛然的声音道:“好一场龙争虎斗!残雪兄,咱们当了这么长时间看客,也去和大家打个招呼吧!”众人心中一惊,正抬头寻找声音来源,只听“呼啦啦”一阵破风声自屋顶上传来,众人回头一望,却见一个少年剑客白衣胜雪,正悠闲地立在屋檐顶端。  那少年眸子清亮,闻言淡淡一笑,道:“好啊,晚辈正有此意。”语声未歇,已飞身而起,犹如白鹤一般,落在众人面前。  老井看着这少年,含混的眼睛里放出明亮的光芒来:“风残雪!”那白衣少年温言一笑,道:“不敢,晚辈正是。”  “师兄,风残雪是谁?”花醉仰头问师兄道。柳小疯道:“你只小心在意了,这人是江南絮门的人,身份大非寻常。”说到这里,忽然啸然而出,笑道:“耕老,你来了好多时了吧?”  忽听那个雄浑的声音道:“原来客栈柳公子也在!稀客稀客!也只有你小子鬼灵精怪,能一眼认出老夫来。”  柳小疯哈哈笑道:“几年不见,耕老还是这般神龙见首不见尾,倒教晚辈见上一面都难。”众人这才注意到这个年轻英俊的青衣少年,没想到他竟是“青春客栈”里那个声名赫赫的柳小疯,众人心里都是一凛。  风残雪抬头道:“原来是柳公子,在下曾得深雪师姊多次提及公子的名号,好生相敬,今日得见,幸何如之。”柳小疯淡淡一笑,道:“都是江湖朋友抬爱,深雪姑娘谬赞了。”风残雪报之一笑,忽地扬声道:“笔耕长老,你不与大家见面了吗?” 共 21667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患上性冷淡应当要重视如何调节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医院
标签

上一页:杨絮4

下一页:陈年往事